公司新闻
News

名家|甦翔集团川流团队合伙人王春燕:追求卓越

 

在与王春燕的访谈当中,有一个印象是很深刻的。在前几期《名家》采访当中,我们采访的金融人会很高频地谈到使命,谈到来自客户的信任和受托责任。而在与王春燕的访谈中,高频出现与时间节点、与目标、与结果相关的语句。一场访谈下来,觉得王春燕到目前为止的成就,是一场奥运会上的高难度跳水比赛——“一气呵成、分毫不差、干净利落、完美无缺。显然,她是一个高度自我驱动,有清晰的目标,而且高度聚焦于达成目标的人。而且她肯定还有比目前更为远大的目标。

安静的小学霸

每一个人都是自我的延续。而王春燕似乎就是那个小时候就让你羡慕的牙痒痒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“永远第一排的学霸”。

“很爱学习。但是很安静。父母对我的要求很高。考试99分,但是没拿第一,爸妈都会有一些不满意的那种。”王春燕回忆说。

这个安静的小女孩成绩好且一路上都是第一名,从小队长直接变成了大队长,而且就这样一路学霸了下去。 从上海的名牌高中——进才中学毕业以后,王春燕考入了复旦大学录取分数最高的“世界经济系”。

复旦经院里一共两个系,世界经济系和金融系——全国高考状元云集,文科和理科精英荟萃的地方。王春燕不但进去了,而且还一直是学生会干部,按中国学校的传统,并不是学习好就可以被选中的,一定要是尖子中的尖子。

 

主动加班的员工

毕业以后,Michelle(王春燕的英语名字)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世界级的咨询公司Booz Allen, 一干就是三年。

“咨询公司里的工作是高强度的。但这是对年轻人非常好的训练。如咨询界普遍使用的MECE原则,严格、精细的逻辑推理。还有从事咨询工作时,对中国的商业和产业发展的理解,都需要快速且需要抓到产业的深层内核。”

“虽然当时只是小朋友。但是核心的书面工作都是小朋友做的,所以整套咨询方案的说服逻辑要打磨再打磨,直到那份关键性的汇报取得预期的效果。”

与其它同事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不太一样的是, 王春燕每天工作16个小时。而且每一次她都是主动加班,因为她觉得这是最宝贵的学习机会。久而久之,同组里的成员排工作计划时,都默认Michelle同学不需要回家。

三年以后,王春燕决定要去读一个B-SCHOOL,然后再考虑下一站的职业规划。同时,著名的硅谷银行旗下的SVB资本向王春燕伸出了橄榄枝。

 

PE、VC的“A-GO-GO YEAR”

2005-2008年前后,正好是中国私募股权行业第二次大发展的时候。而王春燕就在这个时候转行加入了这个行业,又正好加入的是突飞猛进的美元基金。

“国内的美元基金往往是某一支海外大牌PEVC在中国的分支机构。所以整套方法论肯定是基于全球风险投资的最佳实践,严格坚持价值投资的原则。挑到的一定是具成长力的企业。又因为硅谷银行进入中国比较早,享受到了中国经济快速爬升的阶段,所以早期接触到的创业企业,后来几乎都长成了的独角兽。而且投资时都拿到的价值(估值)很低。”

这是一段狂飚突进的岁月,王春燕在SVB资本从投资经理做起,一口气就工作了七八年。她一开始从事的是VC的直投项目,看了大量的创业项目,包括很多早期的企业。

一直以来,美元基金始终是股权市场中的价值发现者:

第一,美元基金的LP出资,大部分来源于专业的投资机构,不用担心基金期限较短的问题。

第二,市场上美元基金的投资标准一向较高,单笔投资规模也较大,好的创业企业在资本寒冬到来之前,募足了可以支撑企业发展到下一阶段的资金,当金融危机来临时就开始享受“剩者为王”的行业红利。所以前期的美元基金大获成功。

2010年之后人民币股权投资市场开始发力,人民币股权基金开始抢人、抢项目的时候,美元基金的绝对优势就开始瓦解了。

硅谷银行金融集团通过SVB资本中国推出了人民币股权母基金(VC FOF)。这样的话,Michelle就从直投项目(投项目),变成了投资基金(投人),因此而对中国后来崛起的一整批品牌基金及核心的投资人了如指掌——如IDG、启明、达晨、创新工场、德同、光速、TCL资本等。

在Michelle手上,SVB资本中国的创投母基金投资了约20家知名品牌基金和新兴基金。她也对市场上优秀的头部股权基金的关键人、投资风格、投资策略,了如指掌。 某种意义上来说,她和她的团队,已经成为中国股权行业的“海图绘制者”。

 

加入甦翔:我们是来创业的!

如同甦翔资产端的很多同事一样。王春燕也是被创始人胡天翔的人格魅力所吸引过来的。

只是她的决策点很有行业特色——“我先让PEVC基金看了一下,他们是否愿意投资甦翔投资这家机构。”

如果“眼光毒辣”的股权基金也愿意投资,那说明这家企业的“赛道、赛车、赛车手”三大要素都是没有问题的。

“而且我们团队是带着创业的心态来加入公司的,并不只是在这个公司里谋一个职位。所以团队非常的拼命。很多时候,我们都是办公室里最后几个离开的。”

短短一年的时间里,Michelle和她的团队完成了1个人民币项目股权基金的募集和投资,以及1个美元基金项目的募集。

虽然2018年中国经济特别的动荡,贸易战、美国对中国的高科技封堵之战、中国两国的汇率和利率之战,都让中国和美国在2019年经济前景不明。

但是王春燕坚信,“在寒冬里,往往是出手投资的最好时机”。历史证明,1998年和2008年这两个全球经济大幅动荡的周期里,有钱投资PEVC基金的客户们,最后都大幅获利。所以经济低迷之时,正好是抄底风险产品的好周期。

“低点播种,高点收获。”王春燕总结说。

 

主动加班的员工